客服热线:
400-661-1313
  • 亿升财富 财富易升
行业新闻标题

user-sc

作者:皇冠官网手机版-皇冠官网网址-皇冠官网注册    发布时间:2020-05-06 23:17:22    来源:皇冠官网手机版-皇冠官网网址-皇冠官网注册    浏览:13

  4月21日中午,中国排球协会在官方网站发布的一纸公告引爆了体育圈,公告表示,因中国排球联赛的商务推广方排球之窗长期拖欠合同款项,中国排球协会已于4月14日与其解约。自2016年7月开始作为中国排球联赛独家商务运营推广单位的排球之窗及其母公司体育之窗,至此黯然退场。

  中国排球协会与排球之窗,从牵手时的轰轰烈烈,到分手时的决绝而去,令业界唏嘘,但这场最终走向失败的联姻也给中国排球乃至中国体育留下太多的思考,诸如排球、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中国优势项目,为何在发展职业联赛的道路上频频遇困?

  时间回到2016年的春夏之交,当时,刚刚在前一年重登世界冠军宝座的中国女排正在进行里约奥运会的最后备战,按照当时业界的分析,郎平执教的中国女排有望在里约奥运会获得前三名。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走入低谷的中国女排正在全面复苏,中国人的女排情结也在被重新唤起。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排球协会对中国排球联赛的独家商务运营推广单位进行招标。有中国女排的加持,中国排球联赛受到了包括体育之窗在内的多家体育赛事运营企业的追捧。

  共有7家企业进入到中国排球协会的候选名单中,经过逐轮淘汰,体育之窗与欧迅体育两家企业进入到竞标的最后一轮。

  体育之窗最终给出的报价高于欧迅体育,体育之窗由此胜出。据新华社的报道,体育之窗给出的报价高达每年约1亿元,而根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排球联赛在2016年之前的几个赛季,每年的运营收入大约在2000万元左右,体育之窗给出的报价是之前联赛年收入的5倍,这是其他任何一个竞争对手都给不了的。本着“价高者得”的原则,中国排球协会顺理成章地把联赛独家商务运营推广的权利交给了体育之窗。

  以每年1亿元的价格拿下中国排球联赛的独家运营权,体育之窗的选择在今天看来实属疯狂,但在热钱涌动的2016年,体育圈内的这种疯狂举动绝非罕见。

  欧迅体育董事长朱晓东近日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回忆,当时,欧迅体育与体育之窗一起进入了竞标中国排球联赛独家商务运营权的最后一轮,欧迅体育给出的报价比体育之窗低,但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高的一个价码8年共6亿到7亿元。

  2014年10月20日,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又称为“46号文”),全民健身上升到国家战略,中国体育产业进入黄金时代,也迎来了史无前例的风口。

  体育赛事是体育领域最重要的IP资源,当热钱大举涌进体育圈,赛事IP也成为疯抢的对象。2015年9月,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签署协议,后者将在2016年至2020年的5年期间共向中超支付80亿元转播版权费用,如果按照年均价计算,中超版权费暴涨了20倍。

  2016年,当中超、CBA两大联赛都已有联赛运营单位的情况下,对于资本来说,中国排球联赛无疑成为“三大球”里最后的掘金地。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排球联赛毕竟是“三大球”的联赛之一,而且女排的成绩一直是中国“三大球”里最好的,企业拿着资金等着抢购IP,在当时来看,排球联赛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标的。

  不过,中国排球联赛毕竟起点较低,排球联赛的影响力远不如足球、篮球;而且和职业化更加彻底的中超、CBA相比,中国排球联赛离职业化还很远。业内人士表示,资本是逐利的,今天它以1亿元拿下联赛运营权,就意味着它相信能从联赛赚走更多的钱。但是,中国排球联赛要想具备造血能力,显然必须作出改革。

  朱晓东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欧迅体育当时在竞标过程中,就向中国排球协会提出了几点改革要求,包括除了联赛的职业化,还须推进俱乐部的职业化;在保证国家队成绩的同时,也要确保联赛有足够的发展空间等。朱晓东表示,如果中国排球联赛不能做到更加职业化和协调好联赛与国家队之间的矛盾,商务运营单位很难实现盈利。

  中国排球联赛早在1996年就已创立,创立的时间与中超、CBA并没有相差太远。但是中国排球联赛的职业化进程一直非常缓慢,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中国排球项目的普及度、影响力以及竞技人才的厚度都远不如足球、篮球,加上排球是中国代表团参加奥运会的重点项目,如何在保证国家队成绩的同时,兼顾地方队、联赛之间的利益,始终是一个难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采访地方排球队的时候,就经常听到一些抱怨,队员被选调进国家队之后,为了保证队员在国家队的竞技状态、健康状态,地方队都不太敢用输送到国家队的主力队员。

  而在国家队利益优先的机制下,中国排球运动员特别是女排队员在地方队、俱乐部之间的流动往往以国家队需要为前提,比如,作为河南队队员的朱婷,去年加盟了天津参加联赛,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球员转会,而是因为河南队水平较低,朱婷在水平更高的天津队才能得到更好的锻炼价值。

  也是因为优先考虑国家队,2019至2020赛季的中国排球联赛赛程仅有两个月,因为中国女排需要更多的集训时间备战原定今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

  联赛处处为国家队让路,联赛的利益很难保证,无论是对于赞助商还是对于球迷都是并不友好的体验,从联赛商务运营单位来说,自然也就更难去拓展联赛的商务价值。

  其实,在排球之窗、体育之窗拿下中国排球联赛独家商务运营推广权的4年来,运营单位已经为联赛的发展做了不少努力,包括引进“鹰眼”设备、提高奖金、重启全明星赛等。2017年,中国排球联赛还升级为“中国排球超级联赛”,喊出了打造全球第一排球联赛的口号。

  以中国女排的优异成绩和其在国内的巨大影响力看,中国拥有全球第一的排球联赛并非不切实际。实际上,诸如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中国优势项目,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高品质联赛在业内看来也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无论是排球,还是乒羽,中国打造全球第一联赛的想法总是落空,联赛的发展水平始终徘徊不前。

  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这几个优势项目都存在国家队与联赛间的矛盾,顶尖运动员就这么多,到底是以国家队任务为重还是以联赛为重?现在,国家队队员肯定都是以国家队任务为重,甚至有国家队的领导直接表示,联赛的存在无非就是为了让国家队队员有一个提高收入的平台;另一方面,中国各个运动单项协会进行实体化改革的工作还在进行之中,在协会真正实体化之前,协会并不会认为联赛是协会发展一个运动项目的根基,只有当一个协会(对内就是各个运动项目管理中心)脱离了现有的以国家队大赛成绩为导向的政绩考核体系,才会真正去关注一个运动项目的普及、发展和推广,才会知道联赛不应该只是作为国家队的陪衬。